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时雨

作者:阿紫来源:宁海新闻网日期:2018-01-03 点击数:12

  雨,密密绵绵地织了张弥天大网,将这江南的粉墙黛瓦山峦街巷笼罩得如烟似雾写意朦胧,如徐徐展开的水墨画卷,懒懒舞动着水袖的淡妆女子,没了夏日的浓艳,少了往日的尘喧。

  透过雨帘,有若隐若现的荷香在湿润的空气中袅袅而来,带着水的清芬,与薄凉,直抵心扉,叩开那颗沉寂已久的默然,吱呀着雀然。

  我去了荷塘。

  雨珠在荷叶的怀里欢快地抖动着,牵起我的裙摆舞开了久别的问候。在我的指尖,它们流淌着晶莹的珠链,向我奉上北斗星辰的璀璨,缀在我的指上,与我倾诉思念的莲蓬,亦苦亦甜。它们是坠落人间的天使,正从污浊的泥潭里脱尘而出,只为与我相见,只为与我相恋,践约年年的诺言。

  我是被天使宠爱过的女子。

  我的眸间留着天使的影子。

  天使来的时候,自我的眸里开出花来。

  天使走了,我的世界兵荒马乱,不见了晶莹。

  不再轻盈。

  我在泥潭里挣扎,苦苦地。直至天使再次来临。

  雨急急地催促着荷塘里的花朵,自心底里使劲地开出芬芳来,噼噼啪啪地敲打出节奏,踮起足尖开始舞蹈。所有静默着几乎沉睡了的荷叶仿似收到召唤的集结号,瞬间有了精神,有了力量,抖动着枝蔓舞动着裙摆,看啊,满世界的绿裙子红袖子,在这不成章法纯粹随性而发的打击乐里,舞之蹈之,还不时绊住我的足尖,将欢乐的海洋尽情倾泻。

  提着湿透了的裙摆,笑意从心底里流淌出来,惊动了山林里的鸟儿,吱的一声划破了这一方喧闹。如指挥棒奋力的一收,戛然而止了这场音乐的盛会。

  风止了,雨住了,花儿们错愕地呆立着,荷叶们也定住了身姿,空气仿佛凝结了般的静默。

  但也只一支烟的功夫,顽劣成性了的雨仿佛是止不住肆意奔流的欢闹,复又卷土重来,更加热烈地敲打起节奏催促另一场舞会的开幕。

  花儿们似舞累了,纷纷脱下花瓣,露出里面穿着的黄肚兜,娇黄的,还绣了朵朵小碎花,煞是可爱,宛如新生的娇娃依偎在妈妈的裙摆里,顺着露珠滑落的方向,努力地往上攀爬,努力地挤进这绿得滴翠的世界。

  裹携了一身的荷香,浮现出荷花的模样,拖着湿漉漉的裙摆,踩着荷叶的舞步,穿过小径,深入荷塘中央的竹亭子里落座。

  檐下有蜘蛛。

  不禁莞尔。原来这无人留意的角落里也有如我般的痴虫,在雨中流连这片荷塘。

  蓦地,竟万分羡慕这能在此吐丝织网常驻下来的精灵。它自由穿梭在人们的视线之外,于远离泥尘的高处搭建风中的摇篮,看尽花开花落,风起云涌,只是默然。

  我以为我是被天使宠幸过的女子,有了花的模样,荷的清芬,叶的裙摆,踏着雨的节拍,舞动着生命的旋律,自以为就此脱尘。殊不知,全落了它的眸子。

  它是一只蜘蛛,悠然的挂在檐下。

  它放出一缕蛛丝,将我困在红尘。

  我是被天使宠幸过的女子,年年与他相见,日日与他思念。有蜘蛛,在檐下默然。

  雨,依旧紧一阵,慢一阵。

  伫立在荷塘,发丝凌乱,滴出了水。

  我是被天使宠爱过的女子。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