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吹笛手

作者:顾绅楠来源:宁海新闻网日期:2018-01-03 点击数:9

   我是一个来自远方的吹笛手。

  我很小便拥有了这支短笛,不知何时踏上了流浪的旅程。

  记得父亲告诉过我,就算这个世界荒芜,总有一个人会是你的信徒。我想这支短笛便是我终身的信徒。现在它在我手上依然是那么清翠,清翠得洗尽铅华,仿佛你未曾吹起它便能感觉到天籁。我始终将它带在我身边,就像一个剑客总有一柄他信任的长剑,一个流浪诗人总有一本他珍爱的日记本。

  我喜欢在山的背后,面朝竹林吹响我的短笛,让笛声悠扬载着山风飘向山的另一边,如蒲公英一样的轻盈,不羁。亦或是在山顶,高楼,繁华在即,我将黄昏吹成白昼,将飞雪吹成柳絮,将凋零的季节吹得繁花满城,让一切我所喜爱的都变得那么冗长绵延没有尽头。

  我想在几百年前,我应当是一个剑客。我拥有一把举世无双的剑。剑锋所指,一切都将泯灭。没有人知道我的行踪,或许一阵风后卷起的落叶就将我的所有痕迹掩盖。而我总会在恶霸强人出没的地方出现,剑拔出鞘,风声席卷,魂飞魄散。我拥有盖世的剑法,任性地维护这天下罕见的正义。可是当世界还是颠倒地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任性地折断了我的剑,然后在一家客栈喝得酩酊大醉,醒来后忘记了我曾经是个剑客,那么任性的剑客。

  我想在几十年前,我应该是一个诗人。我拥有一本心爱的日记本。我穿梭于繁华的市中心,尘世的喧嚣,夜空的宁静,岁月难以逃离的过往,我都将它们融进我的血液,化为带血的文字。我会在这个城市回归静谧的时候写下:“城市的上空,穿过繁华便是宁静”;在这个城市扰动我内心时写下:“堂皇转眼凋零,繁华是消亡的代名词”……直到有一天,我遗失了我心爱的日记本,哭着跑向人群——原来这个城市没有我的灵魂的寄居之地。

  我想,我还是那个吹笛手。我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深处,看见他们惨淡麻木而没有表情的脸,不屑一顾的眼神。我闭上眼,仿佛就看见了云开雾散后的晴空,天光之下竟出现故乡模糊的影子。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属于我的王国,一个真实的天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纯澈透明,一个不上锁的世界。我又将竹笛吹响,融进大自然的声音,仿佛听见杜鹃啼血。我想,当我睁开眼,总有几双脚会为我停留,总有几次回眸和几声叹息。人影散乱,他们两眼噙泪。

  等待心灵的救赎。

  原来这个世界还未曾变过。

  无论四季怎样侧脸,吹笛手,总会高傲不孤寂地吹起他的短笛。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