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长风不愿醒

作者:程予东来源:中国象山港日期:2018-01-04 点击数:12

   人总是习惯于先看到别人身上的漏洞,正如我,撇开他人外表的俊朗,不屑他笔下木柴样的文字;撇开他人合乎情理的解释,执念他的解释一定是怀了私心。我身上没有漏洞吗?急于结论的漏洞,厌弃的漏洞,疏离的漏洞,这么多漏洞相互牵手,堆积起来,自己不能视而不见啊。

  漏洞存在,风就会灌入。滥竽充数中的齐宣王就是漏洞所在,南郭处士便是风啊。被这样的漏洞养着,风十分自在。齐宣王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一种漏洞吗?或许他陶醉在宏大的音乐声,哪里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南郭处士知道自己是虚浮的风,可是他有存在的机遇啊。是漏洞成就了风的虚浮。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人点出齐宣王的漏洞,或许有人明白,只是不敢说而已,他们一定掂量过不说的好处,说的坏处。齐湣王继承王位,他身上没有齐宣王的漏洞,南郭处士这样的风就无处可荡了,只有溜之大吉。

  试想如果齐湣王和齐宣王一般,南郭处士的运命如何呢?依旧安稳无恙。齐宣王假如和齐湣王无二呢?南郭处士也不会在吹竽堆里善存啊。看来,南郭处士的去留主要系于齐宣王和齐湣王的异同。

  只要有洞,风就会灌入。我们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携着风的基因。如果没有漏洞可钻,累积下来,人就习惯于真诚无欺。如果有漏洞存在,风是积极加盟的,这是风的本性,也是人的本性。一旦具有某个机会,那些抑着的风会鼓荡起来,生出骇人的事情,着实令人惊异。

  灭绝风是一种意淫。风需要制约。规则的、制度的、信仰的。

  如果灵魂里有信仰的大厦,即使面对漏洞,也自觉地生出抵抗之心;假如灵魂里没有巍峨的信仰,为了遏制风的放浪,就该修缮制度,让制度的城垛绵延高耸,高过风的力量,即使风来,也只是撞墙而已。人们的灵魂里没有高标的信仰,国家也没有完备的制度,规则的存在形同虚置,那么风就作祟,这不是风的恶,是它的本性使然啊。

  良好的规则和制度源于民意,由人制定,它是对所有人的规范,一旦明确,就该执守不阿,最后成为国民的骨骼组成,成为一种精神气象。怕就怕民意在,制度在,贯彻执行的依然是人治。靠着关系和人情,凌驾于制度之上。微风,狂风,妖风,飓风,真是风起云涌,天欲作色。其实天不会作色,是人的一厢情愿罢了。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简单因果关系常常存活在人们的臆测里,妄想里。真实的生活比这复杂的多,因为真实的人性有无尽的可能。

  不过这样的风是有地域特色的,一旦离开本土,到了一个规则、制度整肃端严的地方,到了一个信仰固若金汤的地方,你就刮不起了,如果你要肆虐,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这样的事情已然存在着。我们压抑久了,在信仰没有高扬的本土时代,对这样的制度自然心生饥渴状,其中也裹挟着一浪高过一浪的自嘲,这自嘲里埋伏着多少辛酸和悲凉。

  诗人里尔克说:灵魂没有宇宙,雨点会落在心尖上。多少人灵魂里存在宇宙,存在天地,存在敬畏?灵魂的高地被低处的东西占据,雨点落下来,低洼处洪水泛滥。闻听,山雨欲来风满楼。不惧,这满楼的风,它充满的是一幢楼。楼外,一定会有高墙绵延,风是越不过去的,即使长风。或许这是一个梦,可是它很美,我不愿醒来。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