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首页>特色专题>旅游文学>旅游美文>  沙塘湾:繁华世界的尽头

沙塘湾:繁华世界的尽头

作者:毛亚莉来源:中国象山港日期:2018-01-04 点击数:6

   虽然与大海住得很近,却并不常去海边。今日和朋友去石浦,无意中来到沙塘湾,突然感觉自己来到了繁华世界的尽头。

  石浦是个依山面海的渔港古城,高楼林立,渔船如麻,游人如织,沿海一条渔港马路,一天到晚热热闹闹。然而,就在这繁华的渔港古城附近,有个截然不同的安静洞天。

  从渔港马路北首往东拐再北转,有座不起眼的山,山下有条小小的隧道,叫向浦隧道,隧道不长,站在这边洞口,能看到对面洞口的亮光。穿过隧道,豁然开朗,跃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小的渔村,面朝大海,青山笼翠,民居错错落落依山而建,如宣纸上的一幅水墨。

  沙塘湾,这名字听起来像一首诗。在我的意识判断里,它其实就是一首诗。走在逼仄短小的巷道里,眼前的石板路,泛黄的墙面,以及墙上和墙角随性而出的青苔和蕨草,都似乎透着淡淡的寂寞。深巷里藏着几座黑瓦石块墙的老房子,长着一院子的野花野草。有的野花野草爬上了墙头,爬上了屋顶,在瓦片的缝隙里疯长,长得油光嫩绿。

  年轻一代的渔民闯大洋去了,村里留下的多数是老人。走在窄窄的巷道里,听到几个老人在用闽南话交流。早就听人说起过,沙塘湾的渔民大多是闽南人后裔。大约是400年前吧,一群闽南的抲鱼人追逐渔汛来到这里,由于这里滩涂宽阔,海产肥美,诱惑着他们,来了回,回了又来,后来就渐渐定居下来。创业伊始,筚路蓝缕,他们凭着流刺网、延绳钓等简陋的渔具在海里蹈风搏浪。随着新时代的到来,那些辛酸的渔腥裹围的日子成为翻过去的一页历史。渔民们置船添网,收入好了,瓦片屋代替了茅草屋。沙塘湾,这个美丽而宁静的海湾,就成为他们重建幸福家园的风水宝地。村里有个“狄池王爷庙”,是闽南人的庙宇。两广闽南一带人为纪念狄青大将军平定南天国之乱,特地为他建庙供奉。

  路经一幢小洋房,见门口坐着个20出头的姑娘,我过去和她很随意地聊了起来。见我是外乡人,她问我是来这里玩的吗?是否要住宿?很遗憾,我没打算住宿。她脸上掠过一点点的失望,随即又爽朗起来。她说,这里的民宿,推开窗能见到山,推开门能望见海。早晨,海面洒落明媚的阳光,山间吹拂着温柔的轻风,风儿带来的是大海特有的海腥味。在这里,你可以听着海浪,看着海鸥飞翔。也可以面朝大海,静待春暖花开。夜色降临,海水涨潮,星空下的渔村静谧而美丽。望着星空,你可以说出自己的心声。在时光悠悠中,岁月浸染了咸咸的海水。在贝壳深处的声音里,你仿佛可以听到美丽动人的故事……她说的这一切,我都能想象得到,因为我小时候也在海边住过十几年。

  离开村庄,我向海滩走去。村子两侧峰臂长舒,中间的沙滩呈半月型。沙滩的一角,搁置着三四条小木船。漫步在沙滩上,入眼之处皆是浩瀚的大海,海面上点缀着几个郁郁葱葱的小岛。眺望远方,船帆点点,正要远航。平静的海面上,寂籁的天空下,白色的海鸥来回飞翔,愈觉美丽。附近的浅海里,插满了一根根竹棒,大概是养着紫菜吧。随着上世纪末向浦隧道的开通,沙塘湾被列为旅游避暑开发地后,附近的萝卜岛、牛栏基岛、铜头山岛等相继被开发为避暑、海钓、狩猎观潮的胜地。

  海水有点黄,却无法阻止我向海边走去。在海边,我找到了贝壳、小螃蟹……此时,如果能够有个同伴,和我一样,也喜欢这里的寂寞和宁静,也许我会有种安全的感觉。人在许多时候,并不需要有多么热烈、多么宽阔的空间去容纳她,有时候,只要一点小小的信任、小小的依赖就可以了。村子很静,海也很静,伫立在这里久了,海浪声小了,心也凉了——这就是海边的孤独。

  大海、渔村、小山,一代代渔民的更替,千百年来,无悔自己的守侯。延伸到今日,也许会随着小渔村的被开发,随着一拨拨游人的来去,这个似是与世隔绝的弹丸之地,很快会富裕热闹起来,那时也许就没有这般宁静了。而海边的渔民渔船,依旧像大海之水,随着季节的变换而轮回,永不停息。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