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旧时的渔网

作者:吴志庆来源:北仑新闻网 日期:2018-06-12 点击数:0

  “这是我喝过的最鲜美的鱼粥,它始终在我少年的记忆里,系着海洋、渔讯、船桅和猪血烤制的网。”这是宁波著名军旅作家陈云其所写的散文《乡关何处,舌尖是也》中的一段文字。我想文中提到的那网,肯定是老底子的渔网,那是有着几千年悠久历史的渔网,也是祖辈们一直沿用的传统渔网。这段有灵性的文字引领着我的思绪,顺着海岸线一般漫长的渔文化历史脉络,牵出了内心深处有关旧时渔网的追忆。

  北仑地处宁绍平原东端,三面环海,近海水温和盐度适中,是各种鱼类、虾类、蟹类和贝类常年觅食、繁衍的宝地,域内河流纵横交织,河鲜品种众多。丰富的涂海和内河水产资源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北仑人。

  徒手捕鱼,用棒、叉击鱼,钓鱼,削竹为篾织篓编笼,用稻草绳织网,用山坡上的苎麻搓绳织网……从刀耕火种的年代开始,勤劳智慧的先民在日常的捕捞作业中不断摸索和积累捕鱼的技巧,衍生了适应各种不同捕捞对象的渔具。譬如在海洋捕捞方面有流网(又称溜网)、拖网、涨网等,在滩涂捕捉时有板罾、推缉网、串网、横网、蟹笼、蔑笼等,在内河捕捉时有赶罾、游丝网、板罾等。

  五十多年前,本地渔民织网大都是就地取材,即收割野生或移植的苎麻经加工纺线后织网。当时野生苎麻在穿山和后所一带的山坡里分布较多。每年到5月份,苎麻茎杆长到约一米高、大拇指般粗时,渔民就开始收割,一般一年割二茬。渔民将青褐色的苎麻收割回家后,用形似漆匠刀的钝刀(刮麻刀)逐株剥去表层外皮。然后,一小捆一小捆地打成结头,沉到河塘。“烂”过六七天后,苎麻转色,由绿变白,这时就将泡去浆汁的苎麻捞起,平摊在石板上用捣衣槌或木榔头敲瘪,将麻骨(苎麻蕊子,旧时人们常把它晒干后用来从火缸里取火)抽出,再用刮麻刀清理掉其表层内的木质,剩下的就是洁白有光泽、拉力和耐热力强的纤维层茎皮,称麻络。将掰成手指宽的一绺绺麻络像农家晒粉丝似的理直并挂在竹竿上晒燥。晒燥的麻络搁在木台上,上压香火堂(泥陶艺品)或香炉、压麻斗(石料)等,然后用手指一根一根地抽出来,根据织不同渔网的不同需求,掰成粗细不一的麻丝,抽和掰麻络的同时,手指还不时地沾点砻糠灰,使麻丝起滑不粘连,然后渔家将梳理好的麻丝用纺麻车纺成麻线。

  织网的工具也是就地取材,根据所织渔网的网目尺寸,取毛竹片用刀削出与之配套、大小不一的枳和梭。

  本地渔民织网一般采用打结法、绞拈法和经编法等。据老渔民说,为了赶渔汛,当时渔家不分昼夜织网,有的织网能手一整天能织一万一千多眼呢。有些动作娴熟的织网能手夜里织网时,为了省灯油就点一炷香,仅借香火的微弱光亮织网,织网速度也不亚于白天,全凭多年积累的老手势(功夫)。

  为了使织好的渔网韧性大、耐浸泡,且富有弹性和柔软性,下海前还需烤制过。

  本地渔民烤制渔网常用的是栲树烤和血烤两种方法。

  渔家在独眼灶上架起一口直径约一米五的烤膛镬,贴镬沿放置一只一人多高类似农家蒸饭桶的特制木箍桶,镬内注大半桶水,加三四块富含鞣酸成分的栲树(常绿乔木)皮,为了防止烤网时网贴镬烤焦烤破,在镬面上铺上栲树木条。先大火烧沸,然后小火熬栲树皮汁水,约两小时左右,桶内水呈棕红色时,将几顶渔网放进木桶内煮,再在上面压一块重50斤左右的青石,防止烤时网滚浮起来,加盖。约三小时后,将染成棕红色的渔网捞起,晒燥后就可使用。

  渔家采用血烤法烤制渔网时,将渔网放进盛有新鲜猪血的木桶浸泡半天辰光,然后放进烤膛镬木箍桶内蒸透后出桶晾晒,晾时猪肝色的渔网会散发出一阵阵难闻的血腥味。

  从前也有用棉纱织的网,不过渔家很少用,因为这种网不但成本大而且韧性耐用性与苎麻织的网相比逊色不少,要用的话也要烤过。用蚕丝织的抲勒鱼用的游丝网不需要烤。解放初期,金塘洋面海蜇旺发,大榭岛上的农、渔民因陋就简,率先尝试用草绳织大目(眼)网,下海撩海蜇,因其织法简易,省工省力,成本极低,舟山诸岛渔民一度争相效仿。草绳网无需烤过,当然只能使用数天时间。

  烤制的渔网下海用了一水(半个月,分浅水、小水、大水)后,渔家将其拖上岸,用淡水洗去海泥,甩掉海藻等杂物,再晒干重新烤制一遍,烤的时间可以稍短一些。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有厂家把栲树皮加工成粉末状,这样渔家烤制渔网就省事多了。

  旧时的渔网,因其取材于天然植物,纯属环保产品。用了四至五年的渔网废弃后易于腐烂,丝毫不会给海洋生态环境带来影响。

  上世纪70年代后,采用聚乙烯、聚酯等合成纤维为原料机械化生产的适用各种不同捕捞对象的尼龙渔网出现了,传统的烤制渔网很快便退出了历史舞台,老底子的织网工艺随着岁月的流逝,悄然而逝,知晓的人越来越少,如今会制作这种网的高手已难觅踪迹。

  然而令人叹息的是,如今在近海捕捞的渔船越造越好,探测鱼群的科技水平越来越高,渔船的马力越来越大,各种性能的渔网越织越好,甚至一些渔网网眼尺寸与传统渔网相比较越织越小,网眼最密处伸不进一个手指,深水网又深又密,连鱼子鱼孙也一网打尽。而废弃和丢失的破损渔网不易腐烂,对海洋环境和鱼类的生长带来不少隐患。更有甚者违规使用禁用的渔具非法捕捞,竭泽而渔,透支了海洋生态环境的承载能力。

  保护海洋,善待海洋,为大海“减负”,理应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不然的话,我们的子孙后代想喝鲜美的鱼粥,也许将成为一种奢望了。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