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家乡茶事

作者:胡嘉翔来源:北仑新闻网日期:2018-06-13 点击数:6

  我的家乡柴桥是历史悠久的茶叶之乡,前几年我在编《瑞岩寺大事记》时,曾在史书上看到过“宋高宗绍兴(1131—1162)年间,定海瑞岩山、灵岩山,奉化雪窦山,象山珠山、王狮山皆产佳茗”的记载。

  现在说到去“吃茶”,大家就知道是去品茗。但在我的家乡,土话“吃茶”中的这个“茶”,指的仅是开水,且有冷茶、热茶之分,为的是与生水区别开来,如天热口渴,就会说“我去缸里舀些天水吃吃”。而放茶叶后泡的茶叫做“茶叶茶”,当然除了“茶叶茶”还有“菊花茶”、“金柑茶”等等,可见我们家乡的茶品很丰富,而且对“茶”的叫法也是很精到的。

  正因为是茶叶之乡,所以在柴桥,不但周边的山乡村民家中大多备有茶叶,就连不少居住在镇上或海边的人家也会备一些茶叶,有些是山村亲戚送的,有些是在街上买的。有卖茶的,有买茶的,柴桥街就有了茶叶市场,每到茶叶上市季节,赶集的山民沿街设摊,面前放着大小不同的一包包茶叶,在街上行走,远远的就有一股幽幽茶香扑鼻而来,润人心肺。

  家乡的茶叶中,以谷雨前采集的茶芽最好,被称作“雨前茶”,特显贵。按照采摘期的前后,茶叶分为“头茶”、“二茶”、“三茶”三品,“头茶”口感品相最好但不耐泡, “三茶”叫“老茶婆”,品相不好看但耐泡,往往是那些“吃茶老瘾(土话音“泥”)头”们的首选。而“二茶”性价比好,为一般人家所喜欢。为了使茶叶不受潮,家家都是精心保管。我家保管茶叶用的是锡瓶,盖与瓶体严丝合缝,茶叶储存一年也基本不会变色走味。为了增加茶叶的风味特色,母亲还会把一些茶叶与桂花混和起来做成桂花茶。有的人家会加上代代花(柑桔花),有的会加入一些金橘皮。这些“精加工”过的茶叶冲泡后喝起来就别有风味了。一年过后,家家又添新茶,吃剩的老茶叶,就在立夏时被用来煮茶叶蛋。

  由于家乡人的生活习性崇尚简朴,所以平时家人口渴“吃茶”就喝开水,天热时凉一壶冷开水,有些人家也会在冷茶壶里放几片茶叶,解解暑气。只有当客人来了,才会拿出茶叶来“隆重”招待,母亲会对我们说:“人客来了泻茶,舅舅来了,去拿茶叶来。”然后拿出珍藏的茶盅(一种精制的下面有托盆、上面有闷盖、绘有好看花纹的小磁碗),冲上一杯茶,双手捧给舅舅。舅舅接过茶蛊后轻轻放在桌子上,少时再拿起来,打开后用盖子拨一下浮在上面的茶叶,再用嘴轻吹一口气,放到嘴边小啜一口,又放到托盆上,盖上盖子。然后家长里短地说着,慢慢就把茶喝完了,喝完了就再续些水。

  家乡产茶,可早先没有像“大红袍”、“碧螺春”一样的名茶,也没有现在的“天赐玉叶”等品牌。家乡地处丘陵,许多小山包土质深厚,加上气候温和,风调雨顺,是非常宜于种茶的,于是,河头、岭下、后所、沙溪、洪岙等山村都种茶叶。后来“农业学大寨”,山村的周边小山大多辟成了梯田,种上茶树,还专门有山林队或茶场专业管理,一畦畦的修剪得整整齐齐。每到春季,清浅的溪流,碧绿的茶树,茶树丛中充满活力的采茶姑娘,在蓝天白云映衬下,好美!使人情不自禁地想起周大风先生的采茶舞曲来。

  没有名茶,却有好茶,我说的好茶当数九峰山顶的高山寒茶。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洪溪插队支农,生产队在小山上栽满茶树以后,又向高山进发,在海拔499米的九峰之巅开辟茶场。艰辛的付出换来了劳动成果,高山顶长出了高品质的茶叶。九峰山产的高山寒茶数量不多,在当时也是稀罕之物,我们每户只分到一两斤,珍藏起来,不轻易出售。

  我曾在一些书籍中读到过关于“禅茶”的文字,说茶叶是供佛第一珍品,地位在珍珠宝贝之上。而禅师在对茶道的推论中,将禅茶归纳为“正、雅、清、和”四种特质。当然最有名的是赵州和尚的“吃茶”公案,不管什么人都请“吃茶去”,讲究的是“心境”,内涵是要有无分别心,体现的是大乘佛教“普度众生”的教义。我也去万湫山、瑞岩山的寺院里吃过茶,师父有时拿出来的是小巧茶具,有时拿出来的是青花瓷杯,烧茶也改用玻璃电茶炉,就各自慢慢的品,偶尔聊几句。静寂中,禅师说的“茶来吃茶,饭来吃饭”高深禅境,就让各人去体悟了。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