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长山头凉亭

作者:柳志慎来源:北仑新闻网 日期:2018-06-13 点击数:3

  上世纪五十年代及之前,柴桥周边的农村、山区有许多凉亭。我小时候路过最多的要算是红光长山头的那个凉亭,因为那时我常随母亲、三姐到祖母墓地那边去种红薯,并给它们锄草、培土、牵藤、施肥,那个凉亭是必经之地。那一小块红薯地本是山坡荒地,由母亲、三姐和我一锄头一锄头垦出来后,整理成了十几畦的小梯田,每年可收百余斤红薯。

  初次经过那个凉亭时,我连头也不敢抬一下急匆匆地走了过去,因为凉亭两旁的墙壁上画了不少画,有些画让人看了就觉得毛骨悚然,为不使自己夜晚做恶梦,干脆什么都不看。当晚我把此事告诉我祖父,祖父说:“凉亭墙上的画,是劝人弃恶扬善的,一种是二十四孝中的其中几孝,讲善人、孝子;另一种是恶人、坏人下地狱受到惩罚、受酷刑。你做好人、善人,有什么可怕的?心里坦荡荡何惧之有?”接着又说:“这是给大家看的,对恶人、坏人也是一种震慑。”从此以后,我好几次驻足凉亭,大着胆子细细地看。

  长大后,我发现宁波、上海、杭州、江苏这一带的某些寺庙里,也有类似的画,人们都在驻足观看,显然这是一种传统文化。

  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有一次我路过长山头凉亭,走进凉亭才一会儿就感到身上的汗全收了。亭内很热闹,有很多人在那里纳凉、休息,有摆摊的,有算命问卦的,有围着聊天的,有下棋的,有几个人围着一个大缸等着用葫芦瓢舀茶水喝的,还有一些人在看墙上的画……我感到口渴,于是凑到缸前想喝点水,可只有一个葫芦瓢,前面还有几个人在等着,那就慢慢等吧。这时有一位中年农民把葫芦瓢递给我说:“你喝!”我看到他们汗流浃背,头上满是汗珠,一定比我更渴,于是我不好意思地说:“你们还没喝吗?”那人回答说:“你是小孩嘛,先喝!”

  若干年后我读到了一位哲人的话:“人家施之以礼,你应还之以礼,人家施之以利,你也不能趋利若鹜。”众所周知宁波人会做生意,讲一个“礼”和“利”。但一般都能以人为本、道德自省,即使亏了本,也不会昧着良心去逐利,这就是说“礼”先“利”后。他们懂得:利没有了,如朽木一块,而礼在,枯木可逢春。具体到“让谁先喝”时,大家都以礼相让,这是一种礼貌。礼貌是一种文化,是潜移默化的教育。听我姐说,“凉亭里的茶水是一些好心人捐的,他们出钱让附近的村民每天烧一些茶水供过往者饮用。有的包一年,有的包两三年,是一种行善。”我父母亲为人善良、忠厚,也包过好几年。用的是农民的自制茶,香气袭人,滋润鲜爽,这是红光产的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红光盛产茶叶,我喝过那里的茶,一芽一叶或一芽两叶,叶质莹薄,色如碧玉,形如凤羽,叶脉浅绿,芽叶内曲,酷似兰花,嫩香持久。招待凉亭里过往客,他们用的都是好茶。

  每每走出凉亭俯瞰岭下,乡野景色尽收眼底,最为显目的要算是岭脚下的长山小学,它座落在绿树丛中,有时会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即景联想,顿时胸襟大开,逸兴湍飞,可惜当时年少才浅不会作诗填词,留下遗憾。

  多少年过去了,许多往事都已淡忘,但凉亭赐茶和凉亭文化,那一份纯情那一种关怀,却穿过沧桑岁月,依然向我们传送着甜润心灵的缕缕芬芳和刻骨铭心的道德教育。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