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义成碶

作者:陈一鸣来源:北仑新闻网日期:2018-06-13 点击数:3

  小浃江发源于鄞州东钱湖和太白山诸山脉,流经五乡碶过鄞镇桥入小港境内。河道迂回曲折,分支纵横交错,曾经是远近闻名的航运和通商要道。

  宋代之前,小浃江上还没有碶闸,东海潮水可以直接抵达鄞州五乡。明嘉靖三十五年,定海(即后来的镇海)知县宋继祖在东岗山麓下建起了一座5孔的碶闸,这就是东岗碶。碶闸蓄淡御咸,既能灌溉农田,又能防止倭寇船只长驱直入,一举两得,起到了水利和军事的双重作用。

  清乾隆年间,东岗碶周边形成了风景宜人的景象。东岗碶下约三里处的小浃江边上,有一座小山叫做灵芝山,山的西麓有座普庆庵,其主持净月上人把四周景色归纳为“芝山十景”,即:灵芝佛刹、小浃雄潮、茅洋秋景、蓬莱山色、剡瀑潭深、画丝岩耸、两碶夹湍、罗峙悬山、乌石朝霞、陈山狮石。诗人胡儋为其和韵诗十首,其中《小浃雄潮》诗云:“潮音时入耳,带水亦盈盈。夜月声初寂,晨光势早迎。巫山穿滟滪,沧海接蓬瀛。不羡匡庐顶,莲花漏几更。”

  此时的东岗碶,已经满足不了下游新涨成农田灌溉的需要。于是,在距离东岗碶下约5里处叫做徐家洋的地方,由当地人徐起南变卖产业筹资建起了燕山碶堰(也叫堰山碶)。工程于嘉庆十二年(1807)动工至嘉庆十三年(1808年)3月竣工,总计花费8000余贯。

  史载嘉庆十九年(1814)江南大旱,谷物歉收,第二年春天发生了严重的饥荒,地处燕山碶下游的小港,灾情更加严重,可谓“喧攘遍于村墟,饥饿声不绝于耳”。地方士绅乐涵和胡钧在街上设粥局赈济乡人,这时有人建言说:每次灾荒你们都出钱赈济,还不如兴修水利更好。八年前徐起南迁东岗碶而建燕山碶,这次干旱碶内农田就大大减少了影响,现在如果移燕山碶而新建一碶,使小浃江两岸荒滩都变良田,淡水都能遍布乡里,这样就能永久旱涝保收了。乐涵和胡钧一合计,觉得这个建议非常好,于是立即会同乡里士绅奢老商议建新碶事宜。很快,新碶工程于1815年秋天破土动工,1816年夏天碶桥合拢。这一年又是大旱,想到工程完工以后可再无旱灾的担忧,参与筑碶的人们心情更加亢奋,抓紧施工。当时参与筑碶的石匠以及土地丈量造册、催费采买、督工和书记等总共有一百多人。因为这道碶闸靠近小浃江出海口,风浪侵蚀更大,所以石料需加倍坚厚,砌筑须更加缜密,并且要加宽加固。工程完工时,合计造碶费用约一万二千贯。当初沿江各村约定,新垦的贫瘠田每亩分摊出钱,熟田按亩捐费不等。但大家毫不吝惜,出钱出力,资金全部到位。

  碶建成后,在1817年冬天某日,选吉时举行刑牲祀神,县令戴彝到碶上拈香祀神时,对胡钧和乐涵说,你俩倡议发起这样大的工程,只用了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就顺利完成,过程中没有一个无赖地痞来闹事,也不用官府来操心,真是非常的顺利,靠的是大家的一片公益心和义气,可谓是“以义创之,以利成之,而义成之利,可收之千百世而无穷。”于是把碶取名为“义成碶”

  乐涵,就是不畏强暴为小民伸冤、伸张正义的机智人物乐贤先生,在民间素有“镇海徐文长”之称,在北仑知名度较高。据县志所载,乐涵为清嘉庆三年(1798)举人,曾任景宁县学教谕,不久即归乡。昏晨寒暑,手不释卷。建义成碶、修学宫及鲲池书院。晚年在家宅之西建“思园”,教授子嗣读书。年六十八卒。著有《望杏楼诗稿》。

  而知道胡钧事迹的人就少了,光绪《镇海县志》载:胡钧,字竹安,小港人,胡儋孙,有文誉。嘉庆十一年(1806)举人,考取咸安宫教习。二十五年(1820)中进士(也就是建成义成碶三年后中了进士)。道光三年(1823)开始任湖南武冈、安仁、邵阳、长沙等知县,善于断案。补授湘乡知州。道光十二年(1832)升迁郴州知州、长沙知府等。甚识人爱才,其薪俸收入大多资助贫寒子弟及其同僚。死后身无长物,行李仅书画琴砚一箧而已。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义成碶下游建起了浃水大闸,历经一个半世纪的义成碶像一位年迈的老人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一座碶桥。

  流水无言,碶桥有情。回望二百多年来,小浃江两岸经历了太多历史风云,太平天国运动、抗英、抗法、抗日、解放战争,在这里一一演绎,留下了无数抑强扶弱、急公好义、抗击外虏、英勇不屈的故事。今天,当我们全力发展经济时,更需要挖掘和传承先贤的美德。因为这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守住了它们,就是守住了我们的精神家园。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