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首页>特色专题>旅游文学>旅游美文>  芦花江畔话芦苇

芦花江畔话芦苇

作者:周太福来源:北仑新闻网 日期:2018-06-13 点击数:3

  穿山半岛上的芦江,从前名叫芦花江,芦花江的出海口穿山,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本地与外埠以及各海岛之间交往的港口,这个港口名为芦花港。不过,我翻阅了2007年出版的《北仑图照集·宋代北仑地理位置图》,在现今芦江的方位上标注的是“芦浦”。这是历史上芦江的又一个名称。据我所知,最早在宋代已有了芦花江之名,因此我猜测芦浦的称谓或许还更早些,只不过到宋代仍在沿用罢了。

  芦江流域气候温暖,雨水充沛,土地肥沃;河网中淡水鱼类丰富,芦苇荡里蟹虾密集,龟鳖爬行;开垦后的农田宜播水稻,山麓旱地可植桑麻,山坡上可栽茶树或各种果木;滩涂上可制卤晒盐;海涂上的各类涂鲜应有尽有,近海可以围网捕鱼……总之,这里具备人类生存的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先人们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就陆续迁到此地围田垦殖,芟芦结庐,定居下来了。

  《诗经》中有一首脍炙人口、缠绵委婉的情歌《蒹葭》,歌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且不说小伙子因为难以与隔河相望的心仪姑娘会面而陷入无限惆怅之中,单就诗中所表述的环境,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河道弯弯,芦苇(诗中叫“蒹葭”)苍苍,既少舟渡,又乏桥梁,天地之间一片荒凉!哈,芦花江畔的先民们最初的生活环境不也是这样吗?如果当时芦花江东岸也有一位小伙子相中了西岸的一位姑娘并意欲与之谋面(那时既没有穿山碶,也没有石栏桥或五马桥),那么他无论“溯洄”或是“溯游”都到不了姑娘的身旁,就只能干着急的呀!

  芦苇是生长在湿地的多年生禾本科植物。它茎叶繁茂、根系发达,古人就用它来固沙护堤塘。古人就地取材搭建芦屋,把芦秆用作挡风的墙;在竹椽子上横铺芦秆,再在上面盖上草帘,使屋顶更加牢固。我见过的河姆渡遗址干栏式房屋,在住人那一层的地板上铺着芦席,屋顶上也有芦苇的遗存。

  记得几十年前,我家对老屋改造时,发现柱拼中俗称“弹壁”的两面封泥之间,竖着的竹筋编着横向的芦秆。我还见过本村的一间老屋,瓦片与椽子之间的衬垫物不是砖箯或篾箯,而是用芦秆编就的,听老人说这是“苇箯”。此屋年代久远,但烟熏尘蒙的苇箯并无虫蚀风化的迹象。芦苇随处可取,自编苇箯可节省工本,是贫寒人家的选择。

  用芦苇作菜园的篱笆、小屋的围篱是很常见的。不过我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上海市中心,却见过华屋花园的近三米高的围篱竟是用芦苇编织的,古朴而雅致,体现了屋主人闲逸的气质。

  洁白柔软的芦花,古人用来作芦花枕、芦花被。用芦花充枕芯,在我祖母的那一代还有,要比稻草芯高档得多了。后来随着农田的开发,芦苇只在河中生长,芦花较难采集,芦花枕就日渐稀少。据史料记载,棉花传入江南是在宋末元初,在此之前,被子的内絮,普通人家用不起丝绵、羽绒,就只能用芦花来充塞,这就是芦花被。明代洪应明的《菜根谭》提及了关于芦花被的好处:“芦花被下,卧雪眠云,保全得一窝夜气。”读了后,让人感到芦花被也暖暖的,很温馨。

  从前地广人稀,门前这么多的芦苇是农家炊事的好燃料。后来随着湿地的开发,芦苇渐少,只能偶尔斫些芦苇柴。我就曾经斫过芦苇柴。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有一年的寒假里,我尊母命去斫柴,山上可斫的柴已经很少,我就去河塘边斫芦苇柴。放下扁担,站到河塘下正要去割芦苇,只见芦苇丛中有一蓬鸭毛,我好奇地顺手用茅刀勾了一下,突然鸭毛变成野鸭子朴喇喇地朝北边的草子田畈飞去。但它忽上忽下总是飞不高,我就丢下茅刀疾速追去。忽然它一头栽落在地,我连忙伸手去抓,它用翅膀拍打一下我的手又飞上天了。不过它还是歪歪斜斜地飞不高,我就没命似地穷追,又追了约有五六十米远,它又一次落地,我就一个飞身扑上去,把它紧紧压在肚子底下,终于把它擒住了。此刻我兴奋的心情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野鸭子在我手中剧烈挣扎着,生怕野鸭子飞了,我把它抓得死死的,一路上大笑着飞奔回家。父母亲见了也甭说有多高兴了。后经父亲检查,发现野鸭的翅膀内侧有砂弹,原来它受伤了。就在头一天,出门在上海的我的外公正好来我家过年,于是就在当晚全家共享了野鸭大餐(那时人们还没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

  芦苇粗壮的根茎还是治病的良药,中药名称叫芦根。春天的芦笋、芦苇的嫩茎叶还是牛羊的优良饲草。芦苇还可以造纸。芦苇的用处真是说不完呀!

  芦江的芦苇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经衰败,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芦江流域经济的复苏,芦苇也逐渐繁茂。近几年,有关部门有计划地在芦江沿岸水面栽种水生花草(包括荷花与睡莲),芦苇更成了绿化的宠儿。在柴桥街道万景山西路与白云路之间的堤岸上还新建了以芦苇命名的苇叶公园。芦江的各河段、河湾,一丛丛茂密的芦苇丛引来了众多的水鸟:成群的白鹭自由飞翔;“关关”鸣叫的鸟儿成双成对形影相随,不知是不是《诗经》里所写的“雎鸠”;稻鸡呼唤着子女在芦苇间穿梭;红嘴翠鸟停在堤柳上伺机捕捉苇叶上的蜻蜓;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水禽在水面上游弋……

  啊,青青芦苇已经成为芦江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多情的芦苇将把芦江装点得越来越美丽!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