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阿拉螃蟹

作者:奕 墨来源:北仑新闻网日期:2018-06-24 点击数:3

“红膏枪蟹咸眯眯,大汤黄鱼摆咸齑”,这是地道宁波话中描述的地道宁波菜,如今早已随着“来发”的声音传遍甬城的大街小巷、城里城外。看着、听着、想着,宁波的味道扑面而来,心中不断流露出一丝丝的馋意,还有沉醉的回味与遐想。

宁波地处东海之滨,蟹、虾、鱼、贝类等海产品应有尽有,红膏蟹、大黄鱼更是宁波海鲜中的典型。不同的海鲜、不同的风味,在不同煮法、做法加工之下总能烹饪出最可口的美味。海鲜除了鲜吃之外,还可以晒干、盐渍、酒醉,制作出的食物更是风味俱佳,并且延长了保存期,一年四季都能满足人们的口福。嫩滑可口、鲜咸合一、营养丰富的海鲜已经是地道宁波菜的代表。对海鲜的思考,在享受生活美味的同时,更能激发起无限的生活自豪感。

小时候的一个故事如今依旧印象深刻。那年随父母到杭州的一家医院看望病人,听同住病房的两个人谈到吃螃蟹,感觉甚是滑稽。他们听说螃蟹好吃,但见蟹壳这么硬,就买来后放在高压锅里煮,半天都不见得壳软。直到里面的肉都被蒸光了,还是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脸的委屈。母亲跟他们解释后,他们说“原来吃海鲜的人脑袋就是比人家聪明”。当时我们只是轻轻一笑,但如今细细想来,螃蟹给我们带来口福的同时,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丰富的色彩,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讲的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螃蟹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小时候听大人讲,螃蟹是“法海”和尚变的,法海是个专门找“白娘子”和“许仙”麻烦的坏人,后来得到应有的惩罚被变成了丑陋的螃蟹。在蟹壳上仔细观察一下,还真有那么一点像。小时候生活的不富足,吃蟹是不常有的事,但吃了后往往物尽其用,两头尖尖的蟹壳在传承“白娘子”故事的同时,也是放在河中跟小伙伴比赛的玩具小船。

螃蟹横行霸道,张牙舞爪,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但在阿拉宁波人的口中显得是那么的无助,照样还是沦为人们口中的一道美味。真佩服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但勇气可嘉,更是智勇双全。虽然无从考证究竟是谁,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一定是经历了长期生活体验的积累和升华。

宁波人对螃蟹的吃法也是如此。蟹的种类繁多,比如大闸蟹、青蟹、梭子蟹,不同种类有不同的吃法。宁波人最为热衷的当然是东海梭子蟹,它的吃法也是五花八门。清蒸最为原味可口,蘸点加蒜香的酱油味道是鲜中带咸;葱油蟹是香味沁人,红膏伴绿葱视觉味道都一流;枪蟹凉滑鲜软,蘸白醋酸味引发的食欲更是无穷无尽;还有蟹糊鲜咸合一,下饭“一两抵千斤”。当然螃蟹还不止这些吃法,这些只是自己最喜欢的。蟹的鲜嫩美味天然地与人的味觉融为一体,生活更是惬意无比。

对螃蟹的态度,也流露出了宁波人的生活哲学。宁波人很实在,宁波话更是“石骨铁硬”,以致被外地人称为“宁要跟苏州人吵架,也不要跟宁波人说话”,这犹如螃蟹的硬壳一样。但以“宁波帮”为代表的宁波人灵活务实的品格、刻苦专研的精神就能化解“实骨铁硬”的宁波话,做起事来像模像样,游刃有余,取得生活、工作、事业上的巨大成就。

同时,螃蟹在宁波话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比如人们常说的“讲讲神仙阿伯,做做死蟹一只”“大蟹勿如小蟹乖,小蟹打洞会转弯”等以“蟹”打比方的俗语,已成为宁波人口中“借物表意、借景寄情”的常用语。由此可见,宁波人不但能够全面驾驭对它的吃法,更能从它们的生长习性中鉴戒有用的东西。螃蟹给浓郁的宁波地方文化增添了鲜活灵动的一笔!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