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首页>特色专题>旅游文学>旅游美文>  六桂渊源林头方

六桂渊源林头方

作者:谷 雨来源:北仑新闻网日期:2018-06-24 点击数:18

苍翠的灵峰山脚下,有一个美丽的村子。那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插队十年的地方——林头方村。许是灵峰山上的清泉润泽,许是先贤葛洪的灵气氤氲,林头方村洋溢着浓郁的文化气息。

那年桂花飘香的时候,村里安排我到学校教书。邻居方老伯得知了消息,特意来找我,说了他们方家的一个传说:方氏祖先方雷是神农炎帝之后,他受封河南方山为姓。后迁至福建莆田的方氏之一支在唐朝时出了一个方廷范,他六个儿子同登进士,人称“六桂联芳”。至宋靖康年间,曾任鄞县县令的方氏后裔方轸,带着全族多次迁徙,至清嘉庆年间,其中有一支就迁到了灵岩的林头方开荒种田。他们在这里建立的方氏祖堂也叫“六桂堂”。

民国初,方家先贤集资办学,就以六桂堂为校舍,并名之为“六桂小学”。在当时的北仑地面,六桂小学可与灵山、养正等学校齐名,就连周围的莘岙、先锋、柴楼、嘉溪甚至大碶都有人把子女送到六桂小学。因此与别的村不一样,近几十年来,林头方村的老人,不论男女,都断文识字呢。

我自然明白老伯告诉我这些话的言外之意:你可要明白我们村的“六桂”传统哦!的确,当时城乡已基本停课了,他一定担心我受外面形势影响,带着学生只喊口号不读书。而事实上我早听说咱们村的学校一直是书声琅琅,而且当我一进去,也马上感受到了另几位老师的敬业精神,所以我自然而然地沿着“六桂”的道路,兢兢业业地做着该做的事。学校始终没有废弃过考试制度,而村里的学生家长也完全支持教师在放学后将部分后进学生留下补课。这“六桂”传统也真了不起,当高考恢复,村里一下子就有好几个年轻人迈进大学校门,其中有我的学生。

村里的桂花树一年又一年盛开,我对这个村也一年比一年更了解。我发现这里的“六桂”传统,并不仅仅体现在学校教育上。记得那时候,各个村,当时称为生产大队,都要办夜校。其他大队的夜校多只读报纸上的社论,而林头方村的夜校,则请了中学语文老师来讲毛泽东诗词,听课的人还蛮多的呢。而当许多村的“文艺宣传队”多以唱歌跳舞为主时,林头方则排演出了京剧《智取威虎山》。在这个剧的排练和演出过程中,我慢慢得知,这个村早在土改时就在开展文艺活动,曾演出过《穷人恨》《白毛女》等节目,后来,又演过《亮眼哥》等戏剧。

难能可贵的是,村里有一个相当专业的后场(乐队),不但有精熟的二胡琵琶笛子等乐手,更有一套训练有素的鼓板班子,这是附近其他村望尘莫及的。所以我们的《智取威虎山》非常受欢迎,经常应邀去邻村演出。

在那个轻视读书的年代,林头方村里仍有不少青年农民喜欢学习各种知识。仅我所熟悉的,有一位贺兄对农业科技知识尤感兴趣,曾与我的二哥一起鼓捣过农用微生物的制取;有一位俞兄专攻果树栽培,果木嫁接技术出神入化;一位方兄特别爱好电工技术,自学成才挑起了农业电机使用指导的大梁;又一位方兄成了兽医专家,乡亲们的猪啊羊啊有了点毛病,都去找他……在《智取威虎山》中饰演少剑波的大叔,已人到中年,也酷爱学习创新,是一位知识型的农民。正是得益于这种文化氛围的熏陶,我边工作劳动边复习文化,也有幸在恢复高考后进了大学,毕业后担任了中学教师。

几十年来,身在课堂心系故土,我一直忘不了灵峰山下的第二故乡。去年桂花飘香时,我又一次回林头方去,发现村子又有新的变化。终年浸着冷水的烂田,变成花红树绿的小公园,还安装了健身器材;堆放农具的生产队仓库,改建成了村文化礼堂,同时又是村老年活动中心;曾经被废弃的祠堂,重修得古色古香,“六桂堂”的牌匾高挂中堂。村里人告诉我,咱们村一直延续“六桂”传统,注重教育,注重创建学习型家庭。

此外,村里的舞蹈、戏曲、健身队一直活跃在沿山片区,2017年参加农村文化礼堂才艺大比拼,荣获银奖。正说着,来了当年《智取威虎山》猎户老常的饰演者方叔,红光满面的他兴致勃勃,拿出他自己的书法作品给我看。看这秀气的蝇头小楷,我真不敢相信它竟出自眼前这位一辈子种田、年近九十的老人。村长说,方叔七十多岁去老年大学学书法,如今已成了区里有名的农民书法家,其作品多次在省、市获奖。

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方家六桂堂的一副对联:河南固始开基远,福建莆田世泽长。我想,这“六桂”传统得以发扬,祖宗的垂范自然功不可没,但后人的努力更是重要因素。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