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龙宫茶事

作者:陈杰跃来源:宁海新闻网日期:2018-06-24 点击数:3

    四月仲春,我们到达了我的老家——深甽镇龙宫村。

  走进老家客厅,一眼看到了姑姑放在茶几上的茶叶、茶杯和热水瓶。我马上取茶泡茶,当青中泛绿的茶叶尚在杯中上下翻滚时,缕缕茶香就逸杯而出。龙宫的茶叶配之以龙宫的山泉水,是我那挥之不去的舌尖上的记忆,“头泡苦,二泡三泡补”,是我们龙宫人对龙宫茶叶特别耐泡的总结。龙宫茶叶不仅二泡三泡味正味好,那四泡、五泡也是余韵袅袅,即便那些嗜茶之人,半日一杯亦足矣。龙宫山高林密,昼夜温差大,却没有现代工业的污染。一方好水土养育了龙宫好茶。

  龙宫的山间、溪旁,还有众多的野生茶树,生长缓慢,一般在清明后由村妇采摘制作而得,大家都称其为“野茶”。野茶比较粗大,但茶味更浓更醇,价格却不高,是茶中的平民。

  前些年,龙宫村民陈桂军还从外地引进名优茶种——黄金芽,是茶叶中的新贵。高贵的血脉再加上龙宫那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所产的黄金芽品质更是不俗。我不喜红茶,但对龙宫产的黄金芽红茶却情有独钟。那浓烈的茶香、酽醇的茶味,真使人陶醉,以致我外出时总要带上一杯。一日,我与同事去旅游,中途我打开保温杯盖子,一股馥郁的茶香刹时弥漫开来,坐在我后面的一位同事惊声问道:

  “陈老师,你这是什么茶叶,怎么这样香呢?”

  我颇感自豪地答之:

  “老家——龙宫——黄金芽——红茶!”

  龙宫除了有好茶,还有很多植物叶片可用来泡饮,其中最有名的是妖叶树叶片。我真不知道那几个字是怎样写的,问问那些村民,他们说不出究竟,查查植物图谱也不知所以然,因其香气媚人、味道惑人、降暑作用颇佳,就据其音而写作“妖叶”。这是一种生长在山涧旁的常绿半乔木,叶片大而厚,春开桂花般的小花,夏结状如八角的果实。与茶不一样,妖叶水是用老叶泡制的。初夏时分,妖叶已经老熟,村民们利用上山砍柴挖药之际,顺手砍下几枝,挂在房前屋后让其自然风干,当盛夏来临时,就摘下二三片放在茶缸中,用沸水冲泡冷却即成。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初中毕业尚在龙宫当农民,夏日劳作回来就放下锄头,急匆匆奔向茶缸,一大碗满满舀起,仰脖灌下,顿时汗消暑退,通体清爽。

  对于妖叶,我和龙宫大多村民一样,被其独特的味道和消夏作用所吸引,但龙宫村支书陈金海却另有说法:他的母亲辛苦一辈子,粗茶一辈子,健康一辈子,活到90多岁无疾而终,就得益于妖叶水。

  陈金海的母亲我们都叫她“长青婆”。上世纪七十年代,长青婆已年过六十,头上梳个黑黑的发髻,白白净净的脸上总是浮着笑,迈着一双三寸金莲,在卵石路上左摇右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见她如是,九十年代我见她仍如是……长青婆就以她不变的装束、少改的容颜,从容走进了二十一世纪。妖叶真有如此功效?

  龙宫不仅山好水好茶好,还有长着青苔的清代民居,更有“义行天下”“耕读传家”民俗。在这样的环境下,喝着龙宫的好茶,不亦乐乎?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