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首页>特色专题>旅游文学>旅游美文>  竹林王氏与清官王定

竹林王氏与清官王定

作者:王灵恩来源:宁海新闻网 日期:2018-06-24 点击数:15

    作为全县最大的王姓聚居地,前童镇竹林村有其独特的人文传承;作为竹林王氏后裔,笔者承蒙友人相助,得以一睹《竹林王氏宗谱》。徐徐揭开这本修于清代光绪年间的王氏宗谱,如拂开千余年历史面纱,惊叹惊奇惊艳之处不少。

  (一)

  竹林以七贤、七星、七宝为三村地名,委实是一个奇崛魂丽的创意。方孝孺年轻时到竹林,遇着乡童随口吟言:小青蛙,着绿袄。方回应:落汤蟹,穿红袍。这段传说,是他曾在竹林教书育人的明证——他与竹林的缘分显然要早于前童。

  对竹林而言,南宋时的王定,是个标杆性人物。这位政绩斐然、名满朝野的贤能耿介之士,据族谱记载,王定(1160-1250),字君保,又字敬睿,号云闲居士,生于竹林村。深受家学渊源熏陶的王定,少敏笃学,31岁中举。虽在其后的几年中,闱棘屡有所失,但不失其志,皓首穷经,终于在嘉定元年(1208)得中郑自诚进士榜。虽已近知天命之龄,但历任象山、东阳主簿,端平元年75岁时升为温州知府,旋又调任庆元(今宁波)知府,后太学博士,兵部郎中,大理寺少卿,终秘阁修撰,赠朝请大夫。为人清慎自持,饮食服饰一如诸生,家业略无所增。据光绪《宁海县志》载,王定告老回乡后,致力于乡间教化,提携后学,寿高有91龄。南宋著名诗人舒岳祥,在生计维艰萌发退意时,王定一方面给予精神鼓励,同时予以物质资助,终使舒岳祥学有所成。舒岳祥《阆风集》里为自己妻子王氏写的墓志铭里曾提及王定,“予亦早有弃去场屋之兴,是时乡长上殿撰王公定勉予就举其书在几格,孺人取读之,谓予曰:此君分内事,宜听公言!”由此不难看出,王定的出现,确使宁海的士林为之一振。宋理宗端平元年敕监察御史王定的诰敕,制词曰:

  敕奉朝议大夫行监察御史王定,执宪南台,明刑北寺,均于持天下之平也。尔年耆行高,知敏才。见闻之接诸老,尚有典型。仕宦而升中都,不畏强御。辍从宰士之要,分典台纲之清,曾未浃旬,贰于卿谳,朕之待汝亦厚矣。尔其谨于庶言庶狱,稽用明德,尚体朕钦恤之意,可依前朝大夫,特授大理寺少卿。

  此后,王定因政绩不凡,性直耿介,一直为宋理宗所倚重,再敕王定进直宝谟阁、知温州府。制词曰:

  朕顾东嘉犹股肱郡,近岁长吏以苛为察懦者,或不以禁邪为最,皆失其平也。尔以儒道谙于吏道,毗陵之政,咸谓汝能。朕谓廷尉天下之平,与我共此,政平讼理,亦惟良二千石。其选大理出为东嘉守,可。

  端平三年,王定又一次接受朝廷的敕封,赠朝奉大夫徽猷阁。浩敕全文如左:

  皇帝诏曰:朝奉大夫徽猷阁致仕王定,引事谢事,必加优礼,国家常典也。矧中外践更,才德昭著,可无异渥,以表眷怀。王定誉冠时髦,学通世务,靖共而为,正直老成,而有典型。内则升言路而陟月卿,外则秉州麾而持使节,无施不可所至。皆称方屡形侧席之思,乃力上褂冠之请巳。勉从于雅志,兹复于明纶。晋升邃阁之华,示重耆英之意。以光晚节。盖介寿期,可特授宝文阁,依前朝奉大夫致仕奉。

  这几则敕封,集中表明朝廷对王定任内政绩的褒扬,他为官的核心准则就是一个“忠”字,对朝廷忠心,办事公道,是朝野公认的一位能臣。在诸多南宋朝臣中,生前能配享如此殊荣实属罕见。时人董国珍《竹林居士挽章》中有诗云:

  五福中间寿是先,公逾九十有余年。

  一门天浚诗书润,百里人称孝义全。

  修竹耸青荣德里,善根留种广心田。

  佳城卜在莲冈上,满路梅花玉一川。

  王定生前留有诗文,现摘录几首。他在《诸弟早世对花感怀》写道:

  老来分外异芳菲,终鲜谁同对酒卮。

  一树山茶花更密,看看开到最高枝。

  他的《自题小像》就是一幅活脱脱的自画像。诗云:

  野鹤去久孤云飞,断霞西日相因依。

  一千年后归华表,人民城郭谁是非。

  在这首小诗中,王定自比为孤飞的野鹤。在外为朝廷服务已很久,现在告老还乡,栖身故里。人纵有一死,只要对得起黎民百姓,身后无愧。这,只有高洁之士,才会有如此坦然的心境,难怪张子英写下了这样一首对王定的挽章诗:

  修竹公家好,清标识者稀。

  典型天不憗,模范我何依。

  海县双凫去,缑山一鹤归。

  诸郎闻竟爽,镌碣定巍巍。

  王定为官为人,口碑极佳;门下桃李,诸多芬芳;嘉惠学林,景从如云;同僚交谊,宽厚广结。把王定称作“缑山一鹤”实属精妙。而他的《读游叔翰家传招三侄一甥同赏牡丹》则写出了另一番心情与景致:

  晴云漠漠护轻阴,爱惜名花意亦深。

  愿我聊为三径主,笑人枉费一生心。

  偶从清夜看新集,喜与前贤续旧吟。

  修竹数竿花数品,底须儿辈树园林。

  这首诗,显然有别于前面的两首。晚年的王定心情大好,修竹园林,儿孙绕膝,一边与侄甥儿辈品赏牡丹花,一边品读家传。

  (二)

  王定的所有门生与乡党中,与他关系最为契合的首推宋代名臣郑霖与一代名相叶梦鼎。郑霖(1180-1251),字景说,一字润父,号雪岩,亦号蒲溪,宁海东乡西洲(今称西岙)人。初为太学生,青年时教授乡里,50岁登进士第,61岁知嘉定县。后历任大理司直、枢密院编修等职。赠中奉大夫、龙图阁直学士。著有《雪岩集》(已佚)及《中庸讲义》。

  郑霖是宁海历史上的杰出人物,不仅满腹经纶,而且铁骨铮铮,风范照人。作为王定的门生,郑霖在王定殒殁后,亲撰了一篇《祭朝议大夫云闲王公》祭文。

  郑霖曾师从王定学经史、修理学,后遭权臣贾似道的怨恨直至罢官。遭贬的郑大学士面对恩师王定的离去,不禁悲从中来,写下了这篇有名的祭文。祭文极为推崇先师,誉王定生前为道德君子,死后被人常思慕想。尽管官至九卿,“其在台察,又敢言人所难言”,骨子里始终是宁海人固有的那种凛然正气。其实在南宋理宗朝,权臣贾似道把持朝政,正直能臣打压受贬,一些朝臣趋炎附势已成常态。而王定、郑霖这些文士能出污泥而不染。郑霖敬仰王定的为人,也引王定为自己平生之楷模。翌年,年逾七旬的郑霖,也随先生王定驾鹤归西。

  一代名相叶梦鼎(1200-1279)与王定年龄相差足有40岁之多,但并不妨碍他与王定的交集。这对忘年交,是从郑霖这条线下来。因叶梦鼎12岁从郑霖学,壮年时由郑霖引荐,在京师从王定,这也算是一桩士林佳话了。叶梦鼎受王定之亲炙,学业大进。此后,叶梦鼎33岁入太学,38岁升太学上舍入优等,拔为两优,以第一释褐。后历任州军事推官、太学录、秘书省正字、军器少监兼兵部郎官、知府、参知政事等,68岁拜右丞相兼枢密使。70岁上疏乞仕,后多次封授,不拜。77岁那年益王在闽即位,召为少师、太乙宫使。他奉旨勤王,因路梗不能进,南向痛哭失声而返。80岁卒于家。《竹林王氏宗谱》也收有叶梦鼎《祭朝议大夫云闲公》一文。

  此文一如郑霖对王定的评价,诸如“独钟于完美”、“生之不虚,死之不泯”、“卓乎伟哉!孤芳众忌,皎皎不缁;独醒众醉,谔谔不随”等用语,超乎寻常。誉王定为“乡国之望”、“人伦之师”,足以佐证王定在士林中的道德学问及影响力。

  族谱还收录同朝为官的同僚4篇祭文,如游佀、张磻、史岩之等均为当朝的权臣也;其他悼亡诗有近50余篇。可谓哀荣备极。

  乡国之望,人伦之师。竹林祖先王定一生不逐利名,以孤竹清风自居,并以九秩年华,一路电光。以其一生皎皎之德光和卓伟之学问,遗惠学界士林,因此才有如此之高的评价与赞誉,也使竹林成为宁海优秀传统道德的地标。

 

3 0
相关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