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东钱湖韩岭村

点击数:381

【类型】名城旅游

【题名】东钱湖韩岭村

【行政区域】宁波市

【资源内容】

对韩岭闻名已久,一个曾经被称为“市”的古村落,有着多少繁华落尽后的沉静与从容。但是,没想到,一路沿着湖边的公路看旖旎的钱湖风光,第一站竟是一座荒弃的亭子。
亭子叫广济亭,又叫岭南亭,建在山脚,三开间的格局,据说以前有凳子,更久远的年代,还供有菩萨。韩岭地处鄞东福泉山和大梅山交界处,是浙东连接宁波和象山港的重要交通枢纽和水陆转运中心。独特的地理环境让韩岭在千年之前就是要塞之地,沿海物产必须先从陆路运抵韩岭,再转水路去宁波。早在北宋庆历八年,王安石治理鄞州时,韩岭村已形成逢五、逢十的定期集市。1140年,南宋丞相史浩途经韩岭回祖居时,就在《东湖游山》中留下“中有村号韩岭,渔歌樵斧声相参”的句子,足见韩岭集市在宋朝年间的盛况。
但在2005年9月的一个午后,这座广济亭闲闲地守侯在村口,再也没有来来往往的赶路人在此歇脚或参拜。这座重建于清末的亭子,却还保留了三幅非常有意思的对联,其中一幅是“行行行行行且止,坐坐坐坐坐再走”,浅显通俗而有韵味。另一幅是“两头是路坐片刻无分尔我,四大皆空吃一盏各自东西”,有了更深一层的禅意。
从一座古老的亭子进入韩岭,仿佛此行的一个预言,很多过去的喧嚣都复归寂静,但痕迹犹在。很多初到韩岭的人,第一仰慕的就是2001年5月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庙沟后石牌坊。它位于韩岭村东北蝙蝠山南坡庙沟后,远远看去,这座“国保”掩映在一片群山树海间,在午后温暖的阳光里,显示着神圣而安详的光芒。走近细看,这是一座精致的仿木石结构牌坊,二柱一开间飞檐歇山顶,顶上筒瓦滴水,转角为鸳鸯交颈拱。整座牌坊形态奇特,古朴优美,它原是依墓穴墓道而立,经历了数百年风雨,只剩下它独自屹立在群山之间,而关于墓主的所有信息则早以散失的久远岁月里。
韩岭原先也有不少祠堂,民国时剩下4个,又被日军摧毁了两个,后街狮子岩下的金氏宗祠是韩岭众多姓氏祠堂中,保存下来的最后一个,也是保存得最完好的一个。
平时,祠堂重门紧锁,我们在村里一位老人带领下,从偏门进去。好气派的一座祠堂,在铺着石板的天井里,有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戏台,用两根石柱和两根杉木大柱支撑,柱下垫圆形兽首棒石,中部载平台,铺木板毛毯。整座戏台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更值得追溯的是京剧大师周信芳的大徒弟陈鹤峰、艺术家王桂卿、甬城名角月月红、韩素兰等,都曾来此献艺。戏台两边是三开间二层楼厢房,留给看戏的嘉宾,楼下则是女人们的场所,男人不得入内。想像开戏时的喧哗,台上笙歌弦乐,台下众人坐的坐,站的站,或凝神静听,或感动落泪,或眉飞色舞。
过天井拾级而上,是祠堂的中厅,厅内挂有10多块匾额,走廊两头画有三国演义戏中人物。韩岭是明超成祖时期官居一品大臣兵部尚书金忠的祖居,金忠父亲金宪一也是一名尚书,父子俩都做了大官,因此金家就修建了这座宏伟的宗祠,金氏也成了韩岭的大族。金氏的子孙中,中过举的有多人,但都不愿做官而宁愿经商。如今还保存着金氏著名的“三盛六房”故居,可见这个家族当年的显赫!
画坛巨匠沙耆,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过着穷愁潦倒生活的沙耆,被人接到了东钱湖畔的韩岭村。他的饮食起居被精心照料,受创漂泊的心也渐渐平静,有了创作的激情。古村韩岭有着浓郁的文化意韵,油画大师沙耆则用了十年时间去感知它的美,表现它的美。一幅《韩岭的山坡》,用水泻泉涌般的笔触,描绘了如茵的草地和蔚蓝的天空,梯形的稳定图式顶端是一片生机昂然的树林。
沙耆客居韩岭的房子,是一座清净的独门小院,主人余学梁及儿子余毅都跟着大师吸收到很多绘画艺术的养分。余学梁个性内向,但他会将自己的画作展示给客人看,并介绍;“沙耆在我家住了16年。”于是,一个普通的民家院落,因为沾染了大师挥洒泼墨的岁月,而成了一个值得纪念之地。
韩岭也因为在艰难岁月里收留了大师,而在文化古韵之外更多了人情的温暖。
韩岭居留过的名人中,还有个杰出的女性,她叫金雅妹,是中国第一位女留学生,学成归国后对我国医学事业作出了不少贡献。1905年,金雅妹从日本回国行医。1907年,被任命为北洋女医院院长,创办国医院附属护士学堂,第二年又主持天津医科学校,亲自执鞭任教,潜心致力于医学教育事业。她的故居是“三盛六房”中的“照房”,是一片平房。沿着幽长的弄堂一直进去,里面的居民,已经习惯了参观者的打扰。一个小孩摇摇晃晃地追赶着一只小狗。院落很寂静。
韩岭的街巷大多很寂静,老房子一片连着一片,格局错落,门和窗都有不同的造型和图案。在其中的一个墙门里,住着一个百岁老人,据说,在他99岁的时候,还能上树摘柿子。穿过一个月洞门,院内晾晒着鳗鱼,村里人家的日子节俭而务实。一个穿红衣服的妇女正在埋头做着一些产品零件,竟然是完成一家美国企业的定单。在古老的庭院间,忽然感受到一种现代工业似有似无的气息。
古村的风景,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现。走在长长的小巷里,在一个小小的岔口,众人的脚步停顿,围观一口井。井呈长方形,井口表层已剥落,上面镌刻的楷书依稀可辨:“小沙井”。这口井大概有600年左右的历史了,古老的村里已经没人能说清它的渊源,如那些随风而逝的沧桑岁月。井的水质独特,清澈而爽口。临井观望,底里的碎石细沙一览无余,几颗硬币也因井水长久的洗刷而变得格外晶莹。井的神奇之处在于它的取之不尽。每年夏天,井边特别热闹,挑水、拎水的人络绎不绝,有几年大旱,连邻村的村民也赶来汲水。
韩岭的东边有一座奇山,蜿蜒起伏,如一座昂首伏地的狮子。这座山被称为狮子岩,在它的北侧山脚下,有一处庙宇建筑,叫花铜殿。从小沙井到花桐殿,要走一些曲里拐弯的街巷,迎面而来的老房子一座嵌着一座,像环环相扣的迷宫。在雨天,一个外乡人在这里撑着伞独自行走,听雨声敲打着青石板地面,很容易就迷失在前世的乡愁里。
花桐殿的前面,有一个古亭,一棵老树。有大铁门紧锁,叫喊半天,才见一个老人摇晃着出来。陪同的人告诉我们,上面的“花桐古迹”匾额是书画界泰斗沙孟海先生的真迹。门内是绵延的几座殿宇,供奉的花桐娘娘在韩岭人的传说中是一位精通针灸的名医。有关她为民解除病痛的故事,至今还能让一些老人津津乐道。
韩岭是典型的水乡古村,一条清澈的小溪环绕整个村落,一条百年的老街贯穿村落的前后。这条长度近600米的老街被誉为浙东第一古街,分前、中、后三个区域。街面有120多个店铺组成,如今,店铺和古街的风貌还基本保存。很多店铺的门面为红色或灰色,已经被岁月的风霜染得很旧了,但整齐地依次排列,还能想象当年全部开业时的熙熙攘攘。
现在的古街,大多是居民住宅,随着韩岭集市的衰落,很多老字号已退出历史舞台,或是改换门庭。如今,走在街上,还能看到一些回荡着时代气息的店名,如“青春美发店”等。在中街,有个规模很大的门楼,上面写着“金氏门楼”,这里又是一处凭吊金家当年辉煌的地方。门楼的规模已经算得上壮观了,但仍然无法企及当年的尚书府第。门楼上,还有“人民公社万岁”这样的字样,没有完全褪尽,似乎,山村的时代节奏总是落后于外面的世界。很多沿街而居的门户都开着,传出电视机的声音。家家户户在老街上的生活非常相似。在一家叫龙宝发型中心的店里,陈列着很多木雕作品,这是老板在业务时间创作的,使小小的理发店凭添了很多艺术气息。旁边的一家羊毛衫店里,几个女子倚门而立,见到游客在拍照,立刻互相笑闹成一团。
夕阳下,站在当年的航船埠头,眺望烟厂的旧迹,生出多少兴亡事,尽付烟尘中的感慨。这个航船埠头,也是韩岭当年的交通枢纽,两只铁壳汽轮在此停靠,18艘夜航船每天来回地开。当年,这里也是人来人往的繁忙,而今,不见一艘船的身影。如同烟厂,曾是宁波烟草业的起源。当大红鹰成为知名品牌的时候,创办于1921年的韩岭烟草厂已经沉寂。但人们依然记得创办人金吟笙的名字,韩岭的烟草文化正在挖掘、复兴中。古村韩岭如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旧时痕迹依旧,却不甚清晰。在东钱湖景区建设的浪潮中,韩岭也在努力寻找着自己的新生,一个融山乡水村与历史文化为一体的,民俗风情和旅游休闲相结合的浙东名村,正在酝酿之中。或许,从那幅痕迹越来越淡的水墨画中,会重新焕发出一个生动的容颜。

【等级】宁波市历史文化名村

【所属分类】特色专题/专题旅游/名城旅游

【录入时间】2014-11-26 15:04:34

【相关图片】

1
2
查看原图
东钱湖韩岭村
3 0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