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江北区半浦村

点击数:417

【类型】名城旅游

【题名】江北区半浦村

【行政区域】宁波市江北区

【资源内容】

到江北慈城古镇不远的半浦村,总是有些遗憾,“灌浦古渡”已经退出历史舞台,江水之上不见来来去去的孤帆远影;著名的藏书楼二老阁,历经200多年岁月后,也轰然倒塌,所藏的经典全部散失,而后人只能在郑性父子与黄宗羲之间交流、治学的佳话中去寻觅一些余韵。
幸好,古渡人家还在,那些面临良田的参差屋宇还在,刻画着岁月悠悠的痕迹,而古渡之上,水波依旧,天低江阔,岸上还残留着昔时的灯塔,曾经,它导引过多少夜航船的归来。就是这个渡口,当年洋枪队的美国流氓华尔,在此登岸,想要进攻慈城,却因此送了自己的性命。
半浦古村,除了是个渡口古村外,应该出过一些人物,现在留下了很多规模宏伟的老房子,但村里的人,能够说出它们的来历,或者主人从前故事的,却很少。线索是有的,没人追究整理,外来者如我们只能面对一重又一重的深宅大院嗟叹。比如“乐善堂”、“益丰门头”、“茶栈”,老墙门上的这些题字或许说明了历史舞台上曾经演出过怎样的剧目。
还有个老宅叫中书第,具有200多年的历史,对着一大片稻田,祖上应该显赫过吧?木门依然是旧时的风貌,走进去,穿过月洞门,一块菜畦,自挖的小井,像是到了鲁迅记忆里的“百草园”。院落里很多房间都空着,无人居住。一位姓王的妇人跟进跟出地表白她在此住了36年,是她的夫家祖屋,宁肯守着日渐荒芜的老房子,也不肯卖掉一扇窗。那些无人居住的房间,椽子已经腐烂,一只竹制的菜橱,分上下两层,搁在那里,天井的石板地上,爬了丝瓜的枝蔓,倒显示了一点生机。
而过去了200多年的显赫就这样成了一个谜。
在一堆老房子里,主人身世清楚的要算当年四明银行的当家人孙衡甫了。
古老的山墙,一整扇的木格窗,砖雕的门楣,木头柱子上桐油的痕迹,显示着曾经豪门大宅的气派。三进院落,三个天井,收拾得特别干净,连花草也摆到廊檐下。在老屋中穿行,看到一扇绿色的花格窗下,滚着一只大冬瓜。孙宅的今天,居住在这里的人,日子就这样柴米油盐地过着。
钱庄伙计出身的孙衡甫,1911年在上海金融风暴后渔翁,导利,盘进四明银行。
他于1933年创办四明储蓄会,用零存整付、整存零付、整存整付、存本付息、学费储蓄、婚嫁储金、礼券等方式,千方百计地吸收储蓄,通过这些方式和四明原有的声誉,四明的存款储蓄额连年上升,使他得以自如地利用这些资金投资房地产和放款业务。鼎盛时期的他,也一定衣锦还乡过。但盛极而衰,1935年,一落干丈的孙衡甫黯然离开了四明。
在故乡,他还留下了由他捐资建造的半浦小学。始建于1921年的半浦小学,那幢欧式特征明显的主楼,经历了80年风雨之后,依然完好地伫立着,学校门口的招牌却更换了多次,如今上面写着“江北赛恩电器厂”。大门进去,看见一块碑,刻于1927年,字迹模糊。正是黄昏,两边平房里传出隆隆的机器声,庭院里的鸡冠花开得红火。
走过很多人家,看到门前的地上放着一盆盆花,开着紫红的花朵,小巧玲珑,但开得很生动。老房子的旧貌显示着半浦村民固守家园的朴实信念,老房前生动的小花折射着古村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夕阳映照着古渡,我们告别了古村。当地文保所的人士说,二老阁的旧址还有一块碑,问我们要不要看。
一个曾可比肩天一阁的著名藏书楼,只剩了一块碑,那是种多么巨大的遗憾,时光的刀刃,切开了一个惨淡的伤口,留下风干的疤痕。二老阁的盛况记载于书页上:曾经藏书五万余册的二老阁,是一所二层楼歇山式建筑,面阔三间,阁前有明堂,阁后有清池,围墙北面建有一亭,载竹木花卉。二老阁楼上中间一间依嘱供奉着黄宗羲、郑溱和郑梁的神位,左右两间储藏着黄宗羲的著作,楼下是郑溱的著述。
也是在这个渡口,300多年前,郑性亲自到余姚黄竹浦,把黄宗羲著作用船载运到半浦。后来,郑性编《二老阁书目》整理黄宗羲的遗稿,四方学者访求黄宗羲的著作,不去竹浦去半浦,使二老阁在学术界享有了盛誉,也使半浦古渡多了四方求学者的身影,二老阁缕缕书香,因此散播到宽阔江面之外更远的地方。

【等级】宁波市历史文化名村

【所属分类】特色专题/专题旅游/名城旅游

【录入时间】2014-11-26 15:10:24

【相关图片】

1
2
查看原图
江北区半浦村
3 0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