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资源库!
检索结果相关分组
相关搜索词
割蒹人
作者: 周晓绒 来源: 宁海新闻网 正文:    吾乡颇古典,把寒芒的嫩叶称作“蒹”。春天一到,蒹就从蒹蓬里钻出来,碧绿柔美,长着长着,它的锯齿就锋利无比,我们去山上砍柴,最讨厌的就是碰到蒹,稍不留心皮肤就被割破,砍来当柴火,又不经烧。蒹可喂牛,也可用来盖茅屋,可就算有用,我们还是不待见,总是得而诛之,或避而远之,山上比蒹有用的东西太多了。  所属分类: 特色专题 - 旅游文学 - 旅游美文
蚕豆
作者: 周晓绒 来源: 宁海新闻网 正文:   看凌力写老北京胡同的小吃,说着说着,她就提到了蚕豆。说蚕豆很价廉,穿胡同叫卖的小贩就大力宣传这个特点。“铁蚕豆,大把抓”。于是,京师以此为兴,续下去一首民谣:“铁蚕豆,大把抓,娶了媳妇不要妈,要妈就耍叉,耍叉就分家。”  宁海人也叫蚕豆。原先,我以为慈溪人叫倭豆,一问,慈溪人居然大部分人都叫大豆 所属分类: 特色专题 - 旅游文学 - 旅游美文
小吃中的年味
作者: 周晓绒 来源: 宁海新闻网  正文:   我们宁海人过年一般要捣麻糍,青麻糍或者糯米麻糍,北方人一般是包饺子,这次去慈溪拜年,他们过年居然会做一种小吃——年糕饺。这个倒是没见过,年糕寓意年年高,饺子寓意招财进宝,那年糕饺就是年年招财进宝。  我做了二十多年的慈溪媳妇,也是第一次吃到年糕饺,问先生怎么不早说呢?他说他也多年未见,都快忘记了 所属分类: 特色专题 - 旅游文学 - 旅游美文
蛎黄
作者: 周晓绒 来源: 宁海新闻网 正文:   明李时珍曰:“南海人以其蛎房砌墙,烧灰粉壁,食其肉谓蛎黄。”我们宁海一带沿用古语,也称牡蛎为蛎黄。儿时,家住山村,离海边远,没吃过蛎黄,但却知道涂房子的蛎灰。小镇上有一家蛎灰厂,厂边上堆满蛎壳,他们叫烧蛎壳为“铣蛎灰”。记得老早的时候造房子,溪坑石头砌墙,黄泥拌麻筋抹墙,用蛎灰把墙壁涂白。  蛎 所属分类: 特色专题 - 旅游文学 - 旅游美文
南黄古道
作者: 周晓绒 来源: 宁海新闻网 正文:   与山水的耳鬓厮磨间,产生对生活的热度。  ——题记  山是用来看的,人是想当驴的,这是我年少时不曾想到的。  同学云是头资深强驴,她邀请我去爬天台的南黄古道。天台的山都有点仙风道骨,倒令我神往。云还说那是个幽僻之所,是去年才发现的。这更合我的脾性。对于众口一词的美,我已经有点审美疲劳。颇有点“李 所属分类: 特色专题 - 旅游文学 - 旅游美文
隐匿在岁月深处的花事
作者: 周晓绒 来源: 宁海新闻网   正文:   我家老屋是个四合院,住着好几户人家,靠近我家这边有个迷你花园。这地方本来是脏兮兮堆垃圾的。某日,我那在城关做小买卖的爷爷拿回几株“番薯”。我们都笑爷爷,什么都往家里拿,连个城里的烂番薯也当宝贝捡回家。爷爷喜滋滋地说,这不是番薯,这是大丽花的种子。今年种下去,明年春天就能长出好看的花。  我们全家 所属分类: 特色专题 - 旅游文学 - 旅游美文
蟹肥白玉香
作者: 周晓绒 来源: 宁海新闻网  正文:    宁海人老底子叫青蟹为蝤蛑,老辈的一市人叫“萤”,我感觉有点像是“蝤蛑”的连读。说起青蟹,宁海人最先想到的就是“一市青蟹”,这源于一市产青蟹的高品质。它细嫩,甘甜,肉质鲜美,没有泥腥气。一市旗门内塘自然条件优越,尤其是拥有天然的砂石底质,附近海域天然青蟹苗种富有,养殖户用野生纯天然的鱼饲料进行喂 所属分类: 特色专题 - 旅游文学 - 旅游美文
Rss订阅